女子杀害女童逃亡31年"漂白"身份 现已被警方控制


晚上12点半左右,我们终于等来了可以前往隔离点的通知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凌晨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外,负责转运我们前往隔离点的大巴属于119车辆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30日下午,韩国首尔江北区政府派了两位年轻工作人员到访,检查我的居家隔离情况。据他们介绍,此次到访为抽查,在到我家前,他们当天已经走访了14户。

航班起飞时间是在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, 当天下午,我提前出发,从巴黎北站坐RER线去戴高乐机场。站内工作有条不紊,在我等待的10分钟时间里,有持枪宪兵在北站巡逻。疫情之下的巴黎看似“空城”,但公共服务还在运转,为这个城市的平稳运行提供保障。

△澳大利亚不断加强边境管控措施

第一站是检疫部门,等待检疫的队伍长得看不到尽头,不断有更多旅客过来排队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早上8点,ORA酒店,我被电话叫醒,通知早餐已被放置在房门口。入住隔离点有个注意事项:在房间隔离期间一切只能等候电话通知,不能出门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因为等候时间过长,机场工作人员前来解释原因:受3月22日刚施行的对所有欧洲入境者进行检查的政策影响,一天之间约有一千人被暂时隔离等待12小时后的检测结果。23日当天,安全起见,房间消毒后还需静置4小时才能入住,因此耽误了我们的转运隔离。

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, 23日下午四点,飞机落地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。进入机场大厅那一刻,就能感受到工作人员的严阵以待,我们首先每个人拿到了一个白色的机场挂牌。

中午11点左右,我接到了可以在半小时后出发前往机场的电话。12点33分,我到达机场的同时收到从仁川国际机场检疫所发来的短信,明确告知我的新冠肺炎检测结果为阴性,但仍提醒我必须隔离14日等。到此为止,我终于可以走出机场回家啦。